当前位置:中国食品安全法治网 >> 食品安全风险交流 >> 专家建言 >> 浏览文章
陈君石:风险交流——食品安全分析框架中的重要部分
来源:慧聪食品工业网 作者:陈君石 日期:2014年11月28日

  【慧聪食品工业网】食品安全的风险交流是这次大会主题的一部分,而且刚才已经总结了,我们今天上午开了一个很有成效的关于食品安全风险交流的专题会。今天我下午要讲的东西都已经在上午的专题会上覆盖了,假如有一些重复的话,表示抱歉。

  主要从这样几个方面来讲,首先是什么叫风险交流,它有什么重要性。另外我要讲一下,风险交流是风险分析的框架当中的最薄弱的环节,我想用一些中国的典型例子来说明目前中国存在的风险、交流方面的问题,最后就是如何来改进,主要讲的是中国的风险交流。

  什么是风险交流

  风险交流之前有一个重要的概念要搞清楚,就是危害,这个危害不管是化学性的、物理性的危害,都是不可避免的,刚才讲到这些化学性、物理性的因素,对人体健康不良作用的可能性和它的强度。我们从食品安全监管的任务来讲,不是要去消灭危害,因为危害无所不在。

  北京的烤鸭皮里有很多响当当的致癌物,这是危害,但是没有构成很大的风险。所以,我们的目的是要把风险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我们这次大会上讨论过的丙烯酰胺也好、反式脂肪酸也好,其他各种各样的霉菌毒素也好,我们不是把它消灭,而是把它控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谈到食品安全,谈到风险交流,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的前提。风险交流就是risk,在香港地区、台湾,都称之为风险沟通,也许对于老百姓来讲,风险沟通是一个很好的名词。

  风险交流是风险分析的框架当中的最薄弱的环节

  风险交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两种组织出版的《食品安全风险分析》的这本小册子来讲,风险交流就是在整个风险分析的过程当中,有各方面相关的人员对风险的认知相互交换信息和意见的过程,交流的内容包括对风险管理的解释和风险管理决策的依据,为什么我们要制定这样一个标准。

  按照美国农业部的说法:“风险交流是公开的、双向的信息观点的交流,以使风险得到更好的理解,并做出更好的风险管理决定。”从这个含义上来讲,假如大家对照一下中国食品安全法的话,显然中国的食品安全法对于风险交流并没有完全覆盖。食品安全法里讲的是信息发布,指的是政府来发布信息,而不是一个双向的和多方面的,不是一个交流,所以假如要挑一点毛病的话,食品安全法对风险交流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

  风险交流是风险框架的一部分,它一定是风险分析框架里三个部分当中一个不可缺少环节。假如政府部门在应对,或者是企业部门在应对一个食品安全事件或者是一个事故的时候,你需要遵循风险分析的框架,你在遵循过程当中,假如缺少的风险交流或者是风险交流薄弱的话,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有效的风险分析。

  我这里借用了国际食品信息中心的主席在中国来做报告时的几张幻灯,我觉得很好,所以风险交流的作用主要是降低疾病和伤亡,能够建立对反映计划的支持,帮助计划的实施,防止资源的误用和浪费,使决策者很好的了解信息,应对和纠正谣传,培育关于风险的知情决策。

  风险交流不是斡旋,也不会破坏整个管理的体制系措施,风险交流不仅仅是危机管理,严格来说不应该跟这两件事情有密切关系,尽管有时候是很相关的。风险交流也不是教你如何写新闻稿,或者是接受媒体采访,或者是试图让人感觉好一点或者是减少人们对食品安全的恐惧,这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我们世界上的消费者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们对风险有各种不同的认识也是很自然的。从风险科学的角度来讲,R有三种:一种是真正的,真正对风险的认识是从来不存在的,因为我们没法测量或者是风险在变化。比较科学的,科学家经常所做的对于食品安全风险的一种认知,就是估计的,根据当前可能拥有的科学数据和信息来做出科学的评估,当然也包括不确定性,这是我们目前的目标,也是风险交流的来源,也是风险管理措施的科学依据。还有一种对于食品安全的风险的认识,就是他认为的,一个个体、一个消费者自己对风险的看法,越是少见的,他就会认为风险越大。比如说转基因,这是过去没有的,现在杀出一个转基因来了,特别在中国来讲又带上两个“基因”在国际上已经不用的名词,现在国际叫做现代生物技术生产的食品。成功的风险交流可以缩小这三种认识之间的差距,并有助于做出有效的管理决策,乃至消除一些不必要的担心和做出必要的提醒。

  风险交流是基于风险评估的认知和大众风险的感知,这两者之间在信息交流之间是一个真空。所以风险交流的任务就是如何尽可能的缩小中间的真空,要完全消灭这个真空不可能,因为消费者不是科学家,他不可能跟科学家对某一个食品安全问题是完全等同的观点,我们的任务是来消除、尽可能的减少中间的真空状态。

  中国存在的风险、交流方面的问题

  前面都是枯燥无味的大道理,都是在其他方面发表经典的文章引用来的。从上面的理念来分析一下中国所发生的食品,所谓的食品安全事件。就用2010年的,我们有不少的杂志,中国的杂志在去年年底和今年一月份的时候都在做所谓的食品安全事件年终盘点,我根据他们盘点所列出来的例子,假如把他们分分类的话,会变成很有意思。我觉得这些意思从信息交流的方面来讲,大致可以分为三类,除了有真正的食品安全事件之外,比如说三聚氰胺卷土重来等等是真正的食品安全事件,但是我觉得缺乏科学依据的、在媒体上炒作的非常热闹,而对食品安全的认识造成巨大影响的事件当中,大致有这么几类。

  第一类称之为以讹传讹,就是这个新闻是不存在的,但是大家信的不得了。讹以传讹来形容这一类不切实的、假的食品安全信息非常恰当。比较好的例子就是“地沟油”上餐桌,地沟油是炒的沸沸扬扬,起源于我下面讲的,不是我发明的,这是去年在12月份召开了食品安全风险交流论坛当中,北京市工商局一位处长的发言,地沟油事件起源于某专家说了他比较耸人听闻的,一下子被媒体抓住了。这位专家说我每年从餐桌上收上来的油有200到300万吨,我们中国人每年到外餐馆里吃10顿饭的话,有一顿会吃到地沟油。什么是地沟油?我们要统一一下认识,地沟油就是在餐馆里吃剩下来的所有饭菜混在一起扔掉,其实还没有到地沟,一般饭店都有一个专门的容器来存放这些泔水。我们并不讲地沟油是重复用的油,这不属于地沟油的范畴,他主要讲的是泔水。

  地沟油正确的流向应该是用于工业油,生产肥皂、高级华润剂、柴油等等,而且国家有一套的系统和企业来收购餐馆里的地沟油。

  这位处长讲话讲到,地沟油不大可能流向餐桌,这是一个比较科学的、比较有保留的说法,这个说法实质是说,地沟油上餐桌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地沟油的气味很大,如果把这个气味消除的话是不可能的,它的成本要远远超过你去买新的油。在座各位都是食品的,我们的食用油是有质量标准的,其中有一个标准是酸价,这个在国家的标准烹调用油是3%,而根据他们的调查根据油脂厂长的老板收购一些餐馆里泔水酸价是在10几,所以油脂厂的办法是,把酸价10几的泔水能够用非常简单处理的办法,让它酸价降到很低的程度也不可能,那成本也很高。所以,地沟油上餐桌从理论上来分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在我们的风险交流的座谈会上,当场有两个领导,一位是石建平处长,他说监管部门要我们提供一个地沟油的检测方法,到饭店里把他的油拿来,用这样的检验方法一看就知道是不是地沟油。他是管科技的,所以他说,说的很好,我可以帮助你建立这个方法,拿一个阳性样品,如果没有阳性样品我怎么给里建立方法。我们打击地沟油已经两年多了,到目前为止没有拿到一个阳性样品。

  第二位发言是吴正华处长,我问他上海如此整治地沟油当中,有没有拿到一些在餐桌上拿到的地沟油,他说没有。可是,我们国家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性的文件,包括去年SFDA关于地沟油的紧急通知,卫生部的通知,甚至国务院办公厅还发了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的意见。我相信,这足够证据来说明这是一个以讹传讹的问题,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一个事情。

  在2010年的典型案例当中还有一大类,就是夸大危害,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比如说反式脂肪酸的问题,因为在这次会议上已经谈到了关于反式脂肪酸的问题,中央电视台媒体有两套影响极大的节目,一套是《经济半小时》,一套是《焦点访谈》,在不到一个月之内,这两套节目连续对反式脂肪酸、植物奶油进行了报道,所参加的专家和提供的信息大致相同,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完全极大的夸大了反式脂肪酸对健康的危害。反式脂肪酸肯定不是好东西,这个大家都知道,吃多了对血管病有影响,但是他说反式脂肪酸是我们膳食当中定时炸弹,节目主持人还进一步发挥说反式脂肪酸和敌敌畏一样是有毒物质,甚至误导到了植物奶油含有反式脂肪酸危害非常大,动物奶油就变成好东西了。动物奶油胆固醇含量很高,所以贝因美马上发出声明,说本店所有的蛋糕用的都是动物奶油。如此对消费者的误导,而且一直误导到国务院和卫生部的领导。

  昨天苏局讲到了,他们监督局一天之内接到六个领导批示关于反式脂肪酸,三个来自国务院,三个来自卫生部的部领导。而实际上,我们知道反式脂肪酸不是好东西,但是绝不是危害那么大。

  第三类事情,污名化。食品添加剂现在这个行业日子不太好过,有一个上海的人大代表,一个医院的院长问我,说你们越打击食品当中的非法添加物,老百姓对食品添加剂就越害怕,越反感,你们怎么能指望老百姓会搞清楚什么是食品添加剂,什么是非法添加物?其他的转基因食品,中国的食盐加碘是非常成功的公共卫生的策略,现在受到的质疑。尽管昨天早上苏局讲了我们做了风险评估,做了交流,但是实际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

  我们有了这么多问题是为什么?政府往往缺位,而风险交流中特别重要的就是透明度,我相信下一个报告人很强调透明度的问题。我们的权威专家不是没有,明白的专家也有,不媒体面对媒体。

  还有某些媒体抓住新闻不经核实就发布。

  如何改进中国的风险交流

  努力方向,政府要专门设置机构,如同国外其他机构一样,专门有从事风险交流的机构,加强投入和专门人才的培训。同时,在中国这么一个大国民间还需要建立一个权威的科学信息平台,也就是说提供权威的科学的信息,假如政府的信任度还不够高的话,我相信科学平台两者弥补的话,这会有效的。最后,食品安全信息交流、风险交流不是某一家,某一个人的事情,是政府科学家、行业、媒体共同的努力,这样才能建立一个健康的食品安全的风险交流机制。

  这次会议上,中国的代表都学到了很多国外在风险交流上好的经验,所以对于我们来讲开开眼界,学习他们的一些经验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返回首页】【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黄页 上一篇:严卫星:食品安全风险交流要让老百姓听得懂
下一篇:钟凯:莫把食品检测当“过家家”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
09038275号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友荐云推荐